中国寺院
2014-05-06 09:37:36   来源:郑州晚报   评论:0 点击:

中国寺院滚滚红尘中的避难所 (图片来源:资料图)  从前有个美国记者,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去了红色延安,采访了毛泽东,跟红军同吃同住,最后还写了一本《西行漫记》,在历史教科书上大名鼎鼎。  我们知道...

\

中国寺院滚滚红尘中的避难所  (图片来源:资料图)

 

  从前有个美国记者,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去了红色延安,采访了毛泽东,跟红军同吃同住,最后还写了一本《西行漫记》,在历史教科书上大名鼎鼎。

  我们知道,这位记者名叫埃德加·斯诺。

  埃德加·斯诺有个女朋友,也是记者,名叫海伦·斯诺。海伦·斯诺跟埃德加·斯诺在中国认识,并在中国结婚,结完婚,去北京度蜜月,他们度蜜月的地方是北京西山一座寺庙。

  寺庙是修行的地方,戒酒,戒荤,戒邪淫,跟爱情格格不入,跟婚姻生活格格不入,怎么能度蜜月呢?海伦·斯诺解释道:“寺庙不但是修行场所,还是中国俗家人的旅馆系统,很多中国贵族都在寺庙里长期租赁客房,在那里度周末。”

  海伦没有胡说。据我所知,滇系军阀唐继尧公务不繁忙的时候,会去碧栖山云栖寺住上一个星期;直系军阀吴佩孚下野以后,常年在天津武清寺隐居;统治江南的孙传芳孙大帅驻兵上海,偶尔会去静安寺暂住;包括蒋介石回宁波老家探亲,跟家乡父老应酬烦了,也会住进奉化雪窦寺。

  除了军阀,文化人似乎也喜欢住寺庙。1921年周作人给北京晨报写专栏,专栏题目叫《山中杂信》,写的就是他在西山一座寺庙里养病的生活。1929年冰心跟留美博士吴文藻结婚,没有买婚房,在西山大觉寺租了两间客房,开开心心度完了蜜月。

  在民国,特别是在古代中国,寺院确实像海伦·斯诺描述的那样,是“中国的旅馆系统”。举人赶考,途中没地方住,会去寺庙;仕女投亲,途中没地方住,会去寺庙;官员公务缠身,应酬不断,累得像狗一样,为了躲清静,也会去寺庙;难民流离失所,无家可归,为了遮风挡雨,仍然去寺庙。那时候的寺庙一般都有田地,有客房,占地多,房子也多,出家人住不完,就让俗家人住,而且房租低廉,环境清幽,算是佛教给滚滚红尘提供的一个避难所。

  现代人能不能在寺庙里住一段日子呢?答案是可以。但现在的寺庙过于逼仄,客房很少,想入住,需要很多手续,需要遵守很多清规戒律,需要像和尚一样持斋念佛,度蜜月是绝对不可能的。当然,某些寺庙附近会有宾馆,往往挂着“十方禅院”、“云水精舍”之类的招牌,房费贵得吓人,随时欢迎情侣入住,但它们统统都是俗家人开设的,跟寺庙无关。
 

相关热词搜索:寺院 中国

上一篇:稻草人与波卓舞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