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中心 > 正文

探寻神秘的契丹文字 寻找勇猛的契丹后裔
2012-11-18 21:56:30   来源:   评论:0 点击:

一个消失的王朝,一段沉睡的历史,一个远逝的民族——契丹,像他们的文字那样神秘而遥远。

\

 

  一个消失的王朝,一段沉睡的历史,一个远逝的民族——契丹,像他们的文字那样神秘而遥远。就是刘凤翥将这些神秘和遥远一点一点的向世人拉近,让人们了解、认识,并且寻找到了这个神秘消失民族的后裔——达斡尔族。

  在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达斡尔学会成立20周年之际,记者有幸见到了契丹文字专家,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研究员研究生院教授,并兼任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北京辽金城恒博物馆学术顾问刘凤翥老先生。身着一身朴素的装扮,已经满头银发的刘凤翥老人给了记者很深的印象,和想象中严肃的学者有着很大的区别,老人很热情地将记者请到了宾馆的房间内,开始了我们简短的交谈。

  刘凤翥生于1934年11月7日,1957年考入北京大学历史系,他说:“之所以选择历史系是因为崇拜当时的北大校长马寅初和系主任翦伯赞两位老师。”1962年,他顺利考上了中国科学院民族研究所东北古代民族专业史的研究生。毕业时正是当时的恩师翦伯赞的一席话,影响了他的一生,翦伯赞对刘凤翥说:“你到民族研究所后,要学一至两种诸如契丹文字、女真文字、西夏文字之类的少数民族古文字。这也许会让你终生受用无穷。”从此开始了他47年的契丹文字研究之路。

  由于当时研究和懂得民族古文字的人很少,学习和研究起来特别困难,刘凤翥便开始了自学之路,他无论在什么地方每见一篇有关契丹文字和女真文字方面的文章,全部手抄一份,分别放在纸袋子里。然而他的求学之路并不是一帆风顺,他和那个时代的许多人一样,在文革期间被迫进了五七干校,当时在干校里面不上课,只有劳动,这让刘凤翥感到,时间这样流失对自己是一个大的损失。他便写信给妻子,让妻子将他积累的两大袋关于契丹文字和女真文字的资料邮寄给他,在别人都在下棋打扑克的时候,刘凤翥开始了他对契丹文字的探索之路。在阅读那些文章的时候,还试着做一些解读,然后将一点点积累出来的经验用到以后的研究上。刘凤翥说:“要说在契丹文字研究上的新突破,那是和当年的钻研分不开的,那时的研究和探索,使得从原来学界认识的140多个字到现在的220个字左右,还有500左右个的发音符号,从原来的400多个单词到现在的600至700个单词。”

  在全世界都在寻找契丹人后裔的同时,早在1981年和1982年时,在他研究契丹文字的过程中发现:契丹文字中有许多词与达斡尔语一样,便引起了刘凤翥的注意,他便在1982年的《黑龙江文物丛刊》发表了一篇《从契丹小字解读探达斡尔为东胡之裔》并举了一些词语的例子。在1995年,就是刘凤翥、陈志超等以及中国医学科学院的杨焕明、刘春芸等联合提出了“契丹古尸分子考古学”的课题,通过相关人群的DNA比对研究契丹后裔的去向。1997年在莫力达瓦旗抽取了56例达斡尔族人的血样,另外还提取了鄂温克、蒙古族和汉族等人群的血样,通过DNA检测后得出了结论:契丹族与达斡尔族有非常亲近的遗传关系。达斡尔族是契丹人的后裔。

  一个消失的王朝,一段沉睡的历史,一个远逝的民族——契丹,像他们的文字那样神秘而遥远。就是刘凤翥将这些神秘和遥远一点一点的向世人拉近,让人们了解、认识,并且寻找到了这个神秘消失民族的后裔——达斡尔族。

  刘凤翥对于契丹文字研究的热情可以说到了痴迷的地步,他自己还打趣地说到:“我在研究契丹文字的同时,就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事情,是一种享受,更是一种贡献。”自从本世纪以来,出土的有关契丹文字的文物越来越多,老人对此的热情也越来越高。如今老人已经75岁了,可是只要一听说哪儿出土了有关契丹文字的文物,他肯定第一时间赶到,由于拓片的工作十分辛苦,因为年龄关系,走到哪儿都要带着老伴,和他一起探寻契丹文字之路。

  老人最后意味深长地说到:“如果一个学科只有一两个人专职研究还远远不够,我不能让绝学,到我这就真的绝了,我希望将来能有人将此传承下去,等课题结项后,希望能在2010年开始招一届契丹文字专业的博士研究生。我的知识和资料全部可以为后来者所用,尽可能地多为后人铺一条平坦的路。”

相关热词搜索:探寻 神秘 契丹

上一篇:明代鲁王朱檀九旒冕:价值连城的“乌纱帽”
下一篇:龙州侬侗节

分享到: 收藏